医院里的“多面手”

2020年03月27日22:36  
 

王燕芳是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医院妇产科护士长,疫情期间她又担任了传染科的“留观隔离区”一线护理工作。

2003年“非典”时,她刚参加工作不久,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参与到一线工作。而今,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,她又第一时间写了请战书,迅速地投入到疫情阻击战中。

她一进入“隔离区”穿上防护服,就马上进入了紧张而有序的工作状态。因为穿脱防护服有着严格的操作流程和要求,工作期间不能吃饭,不能喝水,避免上厕所。因发热排查的患者也比较多,为了节省防护服,有时候她一连10多个小时都呆在“隔离区”。她深知自己与病人的这种“零距离”的接触会有怎样的危险,尤其是为患者取咽拭子标本的时候,稍有不慎就会被感染。面对最危险的标本采集工作、最累的病区消杀工作,这些她都没有犹豫和退缩,穿着厚重的防护服,背着几十斤重的消毒桶将整个“隔离病区”消杀完。除了汗流浃背,两只肩膀也都被磨破了皮,消杀病区每隔几个小时就要进行一次,她每次背起那只消毒大桶都要忍着疼痛。

自己身心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同时,还必须密切关注病患的心理变化,安抚患者的情绪,做好发热病人的思想工作。之前她接诊的患者当中有一家六口,其中最小的只有三岁,在进入隔离留观区之后,家属及儿童的恐惧几乎到了极点,难以接受被完全隔离的事实,否认自己是“排查对象”,强烈要求出院。为此,她组织护士们商讨了详细的心理咨询治疗方案,尽可能满足隔离对象的需求,送饭送水是常事,甚至自己掏钱买水果和食物送给他们,通过一段时间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,以及周到的服务,隔离对象逐渐消除了恐惧感。

当病区工作结束的时候,脱下防护服,医护人员的脸上都会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箍痕,那是因为长时间带护目镜和防护口罩留下的印迹。特别是年轻的护士们由于身体长时间处于绷紧的状态,一旦松懈下来往往感觉精疲力竭,恐惧与忧虑也会随之而来。她以自己积极乐观的态度稳定大家的情绪,提醒大家注意个人防护,鼓励大家,积极向上,认真履行白衣天使的神圣职责,默默地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工作着,随时听从疫情防控的安排,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。(刘敏) 

(责编:刘泽、张雪冬)